Thursday, November 29, 2012

活着就好

超过一年没更新,差一点就忘了我原来还有如此一个部落格。 偶然一个机会,把所有之前的文章细看了一遍,才发现部落格记载着过去每个人生阶段的心情。 突然好感触!过去的经历在现在回头一看,感觉历历在目。真是很好的记录。 有机会一定多写! 最近好怕别人问我"好吗",我真的不会回答. 生活没特别好,也还死不去; 还没赚大钱,但也还饿𣎴死; 身体还算健康,但偶尔也会风湿痛; 孩子还算可爱但偶尔也很可恶; 我该什么回答呢? 通常我都会说"还好" 如果下个月的末日没降临,那之后我会改答"很好" 毕竟人活着就"好"

Tuesday, August 9, 2011

遗失的美好

家里忽然多了个小人物以有半年了!
生活上的变化真的和大,真的很不习惯!
但,开始适应了,开始习惯了。
从今天起,我会慢慢的重“心” 回到这社会。
这半年里遗失的东西,都要找回。

Sunday, December 26, 2010

圣诞节

昨天过了特别的一天,不是因为圣诞节,而是感觉充实和温馨。
与久没见面的朋友聊天,懒洋洋的下午和晚上的婚礼都让我感觉好幸福。
看看我所拥有的一切一切,也只能说死而无憾。

Sunday, November 14, 2010

Tuesday, November 9, 2010

准备好了

心境和生活有所改变,少了以前的爱玩,心情较沉淀。
不再每个周末想去走街
不再每个假期都计划去旅行
不再乱花钱
不再胡思乱想
不再山长水远的去寻找美食。
开始试着改掉拖泥带水的习惯。想到就去做。不要再等“改天”了
也没有太多的明天了。
新生活就将开始,是时候重新学习了
我想我我准备好了

Tuesday, August 31, 2010

Niche Cafe





最近一有空就想去这家cafe.
坐在这cafe里感觉很平静,很舒适。
烦忙的都市,要找个宁静的空间真的很不易。
一杯咖啡,一本书。。。

Wednesday, July 28, 2010

一絲不掛



分手时 内疚的你一转脸
为日后 不想有什么牵连


你分手时的内疚只是为了让你自己好过,
然后断然的转身,让我以为我们从此各自天涯。

当我工作睡觉祷告娱乐
那麽刻意过好每天


于是,我当作我们再不相见地过好每一天,假装没有你也可以过得很好,那么刻意显得开心,工作睡觉祷告娱乐,仿佛和过去一样。

谁料你见松绑了又愿见面
谁当初想摆脱被围绕左右
过后谁人被遥控於世界尽头
今天又是谁被
勒到呼吸困难 才知变扯线木偶
这根线其实说到底 谁拿捏在手


感情本身就是收放的游戏。你见我放,以为失去,便又开始留恋。到底是你牵着我的线,还是你是我的风筝。原来想摆脱的东西,在失去的时候,又要夺回来,人的本性如此。当感情的实质被淘空到只剩回忆的躯壳,想不到竟也能作为筹码,互相牵动。

不聚不散 只等你给另一对手擒获
那时青丝 不会用上余生来量度


这句话写得太好,用青丝即头发来表达我的爱,用余生来量度应该是用头发变白来见证吧。

于是我们之间不冷不热,不聚不散,等到哪天你被另一个人俘获,我便会给爱的躯壳一个彻底完结的借口,我的爱也就不会延续下去。

但我拖著躯壳 发现沿途寻找的快乐
仍系於你肩膊 或是其实在等我舍割
然后断线风筝 会直飞天国


但我还是拖着那个爱的躯壳去寻找。蓦然回首间,发现所有的快乐还带着过去的影子,只是在填充这个躯壳。或许我早应该割舍,去找到真正的快乐

这些年望你紧抱他出现
还凭何担心再互相纠缠


这些年看到你跟他过得很好,但我为什么还担心出现互相纠缠的局面

给我找个伴侣
找到留下你的足印也可发展
全为你背影逼我步步向前


我需要一个伴侣来逃避,却又希望她有你的影子,因为你不曾回头的背影逼着我向前走,而我却还活在你的背影下。

如一根丝牵引著拾荒之路
结在喉咙内痕痒得似有还无
为你安心我在微笑中想吐未吐
只想你和伴侣要好才顽强病好


拾荒之路太传神了。我如同被你牵着的拾荒者,漫无目的地走着,捡起过这个人,捡起过那个人,他们也给我留下过痕迹,却只是在喉咙口,似有还无。为了让你安心我假装微笑假装的很痛苦,希望你和他一切都好,这样我才可能彻底死心。

不聚不散 只等你给另一对手擒获
以为青丝 不会用上余生来量度
但我拖著躯壳 发现沿途寻找的快乐
仍系於你肩膊 或是其实在等我舍割
然后断线风筝 会直飞天国


这一段副歌和上一段林夕改了两个字,把“那时”改为“以为”,不得不赞叹林夕是大师,“那时”是一种假设,你被俘获之后我应该会放弃了,“以为” 是一种无奈,我以为你被俘获之后我会放弃,其实我还是没有。

一直不觉 捆绑我的未可扣紧承诺

满头青丝 想到白了仍懒得脱落
被你牵动思觉 最后谁愿缠绕到天国


满头黑发,想到发白却还没有脱落,林夕又用青丝代表爱情。

一直不觉得我会被承诺所捆绑,但是我竟然连这个爱的躯壳都懒得割舍了。
至今还被你牵动,难道要这样纠结到终老?

然后撕裂躯壳
欲断难断在
不甘心去舍割


我想把爱情仅剩的躯壳也毁灭掉,可是难就难在不甘心三个字。

难道爱本身可爱在於束缚
无奈你我牵过手 没绳索


两个相爱的人之间,也许最可爱的地方就是相互束缚。可是我们爱过,却没有留下相连的绳索,空留下那一断还被束缚着的我。这样的束缚还有什么意义?